1963 馬丁路德金恩博士 在林肯紀念堂前發表演說 那是美國民權運動的重要里程碑
同年在南非 一個年輕名叫曼德拉的黑人
致力於反隔離運動 因此被監禁開始他27年的牢獄生涯

而在西印度群島中 一個叫做牙買加的小島
住在島上的人們對當時世界上所發生的有關他們非裔同胞的事情感到不解

在林肯解放黑奴的三十年前 英國就結束在加勒比海地區的奴隸制度
並且在廢除奴隸制度以後 也給予當地的非裔人口平等的權利
更由於英國白人在加勒比海的數量並不多 當地的非裔人口
沒有受到像美國般的不平等待遇
他們享受公民權 接受教育 雖然生活苦 仍有尊嚴的努力過活
獨立 責任感 不怨天尤人 尊嚴 這就是當時牙買加人們的寫照

這也是當時年僅一歲的Ewing 後來人生的價值觀

在小Ewing11歲時 為了能過更好的生活 他們舉家搬到美國
他們心中沒有不滿 不認為白人欠他們什麼
深信只要努力 就一定會有出頭的一天

--

小Ewing開始長高 也進了高中籃球隊
當高中教練告訴他有天賦 以後能走籃球這條路
他就下定決心要在籃球上好好努力

在以嚴格著稱的Thompson教練訓練下
他跟Georgetown大學三次打進冠軍賽 並且在84年贏得冠軍
他也獲得奈史密斯獎跟最後四強最佳球員的榮耀
大學時期的Ewing光芒萬丈 被人們認定是NCAA史上最好的中鋒之一

--

1985年 擁有聯盟倒數第三戰績的尼克隊有第一順位
毫無疑問的選到了Ewing 從此開始Ewing在尼克的15年生涯
往後的15年 Ewing不只是尼克隊的象徵 也是紐約市的象徵

Ewing的生涯初期 尼克隊受傷兵跟不成功的人事管理所苦 戰績不甚理想
直到87年 後來的名教頭Rick Pitino入主 開始有了轉機
Ewing則一直維持良好的績效 除了第一年就以20分9籃板拿下新人王外
他一直都有非常穩定的演出
在中鋒這個位置 他幾乎沒有任何缺點
禁區動作紮實 觀念正確 強壯有對抗性 一手漂亮的中距離 翻身跳投更是犀利
他的防守更是確實 不但嚇阻力夠 也不會輕易放棄他該固守的責任
常常可以看到很多精采好球是在Ewing面前灌籃
不要以為那是Ewing的防守不好所致 事實是他從不放棄任何可以封堵的機會
即使是因為他的隊友沒守住 而他要補防時已經晚了
他也不會乾脆放棄不守以免犯規 還是盡力的跳起來攔截對手
這也是為什麼你會看到許多精采好球在Ewing面前發生的原因
而沒有被剪輯下來的 是Ewing固若金湯的防守讓對手不能得逞的畫面
跟那些得逞的畫面相比 當然是沒有什麼保存價值
因為那是Ewing數十年如一日 場場都會出現的東西

--

94年冠軍戰 是90年代以來最激烈的冠軍戰
而尼克恐怕也是90年以來打進冠軍戰中最累的隊伍
從東區準決賽對上公牛開始 就曝露出尼克板凳深度不足與外線火力缺乏的問題
最後驚險的靠著防守 主場優勢 在第七戰過關
東區決賽對上兵強馬壯內外兼備的溜馬
再度以防守跟多一場的主場優勢 在第七戰勝出

94 總冠軍戰

兩大天王中鋒再度為了最高榮耀捉對廝殺
尼克跟火箭兩隻完全不同類型的球隊
就看火箭內外夾攻的進攻能否致勝 抑或尼克間如鐵璧的防守能奏效

但這次堪稱90年來最激烈的冠軍戰 竟是最不被人重視的冠軍戰
NHL紐約遊騎兵隊拿到了總冠軍 紐約人沉醉在冰球的勝利中 忘了尼克還在奮戰
NBC在第五場比賽中 實況轉播洛杉磯警網在高速公路上追捕O.J. Simpson
全美的人就像我們的陳進興在南非武官官邸對峙時一樣
把所有的一切放下觀看這個警匪追捕的肥皂劇

沒有人注意到尼克已經筋疲力盡 而且 這一次他們也沒有主場優勢了......

故事落幕了 在第七戰中 Ewing帶著疲憊的身體 佈滿血絲的眼睛
看著一樣筋疲力盡的Starks一個又一個三分不進 一次又一次球彈到火箭的手裡

90比84 NBA總冠軍 休士頓火箭

就差那麼一步...


"只要再給我一點力量 再給我多一點微小的力量
讓我能再多攻下一些分數
我的一生就不必再在乎那小小的六分
可惡 就只有六分? 就只有六分而已...."

這是Ewing最靠近冠軍的時刻 也是他最難過的時刻...

--

之後 Ewing也開始受到傷病的困擾 但即使隊友一個個離開
教練一個換過一個 大猩猩在尼克的領袖地位仍在 但光芒逐漸退去

99年 另一個機會
新的隊友在驚濤駭浪中 演出老八傳奇
但在東區冠軍戰中 Ewing的身體再也不能聽從他的意志
他沒有辦法在總冠軍戰中出場
這一次 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另一個中鋒大羅 捧起他的冠軍杯
一洗95年被非洲天王教訓的怨氣...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

2000年 踏入千禧年的賽季 尼克隊作了一個狠心的決定
把Ewing換到西岸的城市 那個睡不著的城市 睡不著的西雅圖

"我打算每天清晨起床 整天呼吸 過陣子我就不必提醒自己起床呼吸
再過一陣子 我就不會想起過去的甜蜜..."

在每個西雅圖的夜裏 雨點靜靜落在窗前
前世恍如隔世 留下的只有身上數不盡的傷痕
還有心裡永難忘記的遺憾....

--

2003年2月28日 並不是個傷痛的日子
麥迪遜花園廣場 再次回蕩起呼喚的聲音

"P-a-a-at-t-tri-i-i-ck E-e-e-wi-i-ing!!! Pa-a-a-tr-i-i-ck E-e-e-wi-i-ingggg!"

是的 紐約客並不樣世人所揶揄的那樣無情
一次又一次 一聲比一聲響亮 呼喚著他們永遠的鬥魂

Ewing紅著眼框 再次揮手跟15年來為他喝采的紐約人致意......

--

牙買加仍吹著和煦的微風
當他回首前塵往事 似乎也感受到一樣的溫暖...

這是一個充滿鬥志 永不放棄 認真執著 高貴尊嚴牙買加移民
在充滿夢想的新國度的故事.....


小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