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對鄭弘儀這個人沒什麼好感..
但看了這篇文章後不得不說..
他講的有道理...

說真的我不在乎別人說我是台灣人或是中國人..
甚至你要叫我火星人也沒關係..
我只在乎有沒有飯吃...
生活過的是不是好..
看到每天新聞都報的都是政黨的惡鬥..
不禁讓我懷疑民主法制對中國人來說真的合適嗎?
或許要像中共這樣獨裁中帶點開放才是真正適合中國人的制度吧...@@

台灣還有多少機會? 文/鄭弘儀


讓你不寒而慄 奇蹟會變遺跡

現在流行大陸熱,尤其台商到大陸發展已非新聞, 這項趨勢也漸漸從檯面下浮了上來,在大陸擁有十二億人口市場的強勢之下,台灣政府手中到底還有多少籌碼?

政大EMBA幾位師長及同學在二月初到上海、昆山、蘇州訪 問,時間不長,心情卻澎湃、激動,一路所見所聞和原先台北 想像的簡直無法接軌。

先說昆山,這個距離上海五十五公里的六十萬人口城市,十五年前, 最高的大樓兩層,最寬的馬路八米,全市只有兩輛吉普車,十五輛三輪車。今天,昆山有幾萬輛小轎車,有三座國際規格的高爾夫球場及林立難數的高樓大廈。

這個貧破的小城之所以有今天,能在十五年間從灰姑娘變成白 雪公主,其中一半的功勞要算在台商身上。

昆山市黨委書記說,昆山市迄今已吸引了一百億美元的外資, 其中台商的家數和金額剛好各占一半﹝即金額約五十億美元,家數約一千二百家﹞,投資的項目集中在電子資訊、精密機械 和食品工業。為什麼小小的昆山能對台商有這麼大魅力?根據這位黨委書記透露,他已到台灣的加工出口區和新竹科學園考 察過四次﹝不知台灣官方知不知道這位仁兄來取經這麼多次? ﹞,台商要什麼他清楚得很。

昆山以「服務」招商取勝從外表看,昆山市黨委書記黑黑的、瘦瘦的,沒有官樣,像個草包,但聽他講話卻語調高昂、兩眼有神、務實具體、邏輯清楚充分散發自信。

他說,上海因為條件好,是實力招商;深圳因中央有令,是政 策招商;昆山什麼都沒有,只能靠服務招商。

所以他的手機二十四小時全天候開著,等候為所有外資﹝包括 台商﹞解決任何疑難雜症。這種事當然不能他說了我們就信,事後筆者私下請教包含捷安特﹝台灣巨大公司﹞在內的幾位台商,他們都承認確實如此,甚至深夜打電話,也是隨叫隨到。

這件事看似小事,卻叫人緊張,台灣現在哪有這種官員?

到底以一個昆山市黨委書記的層級拿多少薪水,願意如此付出 ?答案是年薪人民幣三萬元﹝約新台幣十二萬元左右﹞。

台灣官員普遍宣傳他們都貪污,在背後拿好處,是真的嗎?私 底下我請教台商朋友,結果卻不是如此,台商們說,其他地方不知道,但至少昆山市不會。「至少昆山市不會」這又牽引出另一種思考,捷安特中國公司總經理鄭寶堂認為,以投資條件、操守、效率 來說,中國不能看成一國,要看成三十國,每國不同。為了招商,小小的昆山辦了三個「國際」,有國際學校 、國際醫院和國際會議中心,國際學校還特別請新加坡人管理,目的就是能安頓外資及台商小孩教育的問題。試想,台灣政府官員有過如此周到的思考?台灣要靠大陸吃穿?


「草包」書記簡直就是務實到極點,他說,大陸為什麼讓統一集團 總裁高清愿去, 因為他們要統一企業的「管理」,所以就拿「 市場」來交換,「要不然難道大陸連方便麵都不會做?」重點是昆山的台商賺不賺錢?「草包」書記說,九○%都賺錢,「只要不亂搞的,問題不大」。這點我無從查證,問台商都說賺,但問細一點,例如毛利如何?每股盈餘﹝EPS﹞多少,沒 人願意講。倒是「草包」書記很誇口,說昆山的六和機械已是台灣六和機械的好幾倍大;台灣「櫻花」公司﹝熱水器廠商﹞如今是大陸櫻花公司在養,沒有大陸櫻花撐著,台灣「櫻花」老早枯萎凋謝了。他的神情一副台灣靠大陸吃穿的感覺。十五 年間,昆山就這樣從一年財政收入人民幣六千萬元到今天的人民幣三十三億元,成長近四十倍,台商仍在不斷的擴廠。

捷安特大陸據點設在昆山,廠房一眼望去就知道台灣不可能提 供這麼大的廠房,但廠房不是重點,重點在北京將大陸市場餵給捷安特,讓捷安特的腳踏車產品一年光在大陸市場大約可銷售近一百萬台,一百萬台當然不算什麼,因為中國大陸每年有三千五百萬台的市場需求,對大陸人而言,捷安特賣的是高檔,最暢銷的車種一台也要賣到人民幣五百到八百元,所以三千 五百萬台的市場不是捷安特可以全吃的,但大陸人收入會增加,誰知道以後會怎樣?

「不要看十二億人」,「草包」書記提醒現在已有二○%具有 高消費能力,也就是說,光是這二億四千萬人就夠看了。大陸籍幹部起,台幹機會少從捷安特,我們來看看兩岸的消長。跟著捷安特到大陸發展的衛星工廠有五十到六十家這代表多少資金與技術人力的移出台灣?﹞;捷安特去年在大陸花了人民幣兩千萬元﹝約新台幣八千萬元﹞的廣告費;七年前草創時,才 生產十五萬台,卻有十三位台籍幹部,如今年生產二百四十萬台,台籍幹部卻縮為九位,為什麼?因為大陸培養的優秀幹部一直躥上來,昆山捷安特,大陸人已經拔升到協理級。


不得不如此,有點像殖民地,不升當地人,久了怕會造反,這是一種 管理,有指標作用,要不然一千三百九十一人每天面對九名台籍幹部,沒有升遷,誰願意賣命?但如此一來,台灣幹部的機會就少了。不要小看大陸人的購買力,捷安特在大陸最厲害的加盟店是北京店, 一年可以賣掉一萬台, 平均一天三十台,台 灣哪家店有這種實力 ?但市場雖大,大陸不忘掐住捷安特喉, 隨時要你乖乖聽話。捷安特目前最大的年產量上限只有三百萬台,想要生產多一點,就要向政府申請,等候審批,准了,才 能有更大的活路。捷安特會不會不聽話?當然不會,因為光是 去年生產二百四十萬台,就做了人民幣十三億元﹝約新台幣五十二億元﹞的生意,最近捷安特已經計畫擴大到五百萬台,這 當然要大陸方面點頭。

當捷安特、櫻花、六和機械、統一企業&&的大陸規模有一天﹝那一天絕對不遠﹞超越台灣的規模時,他們會不聽中南海的話而改聽台北的嗎?別笨了。固然不該用「戒急用忍」把它們綁死在台灣,但阿扁政府對這件事得快想出一套法子來。高清 愿不就宣示大陸的統一要在十年內超越台灣的統一?而且兩年內大陸統一要在A股上市?台灣有一種聲音催得很急,說銀行 到大陸設分行應該趕快開放,否則台商拿不到貸款。但實情恐非如此,至少捷安特總經理鄭寶堂碰到的情況正好相反,他說,大陸銀行的總經理拚命請他吃飯,求他借錢,銀行的爛頭寸,也在找好出路﹝也許台灣去的中小企業融資確實比較困難﹞。投資審批一個月內核定在蘇州,市長王金華講到行政效率時,讓人睜大眼睛。他說,三千萬美元以下的投資案由當地審批 ,三千萬美元到五千萬美元由省政府批,五千萬美元到一億美 元由國家計委批,一億美元以上由總理批。

但不管哪個層級批,一定在一個月內核示。現在的台灣,一件 大投資案從申請到核准,不知地方政府要揩多少油,不知地方民眾要拉多少白布條,嚇都嚇死了。明碁電腦蘇州廠就在蘇州高新技術開發區裡面,那裡有湖、有別墅、有購物中心,置身園區彷若站在美國,草坪很廣,乾淨清亮。王金華拍胸脯保證 蘇州高新技術開發區的環境絕對比新竹科學園區好,他也不諱 言高新技術開發區中的孵化器﹝即台灣的育成中心﹞就是模仿台灣的工研院和竹科的。昆山與蘇州的台灣工廠很多,但台商真正多的地方在上海,據說在上海的台商和台商家眷加起來超過四十萬人,不少人確實已在當地落戶入籍,娶妻生子,有位到上海九年的台商朋友娶了上海大學畢業的太太,生意做得不錯,如今他一年回台灣一次,目的是掃墓。過去是台灣外省人 回大陸老家祭祖掃墓,如今竟然變成台灣本省人從大陸回台灣掃墓。


上海有那麼多台商可能不是假的,現在連港龍航空香港飛上海的班 機都從波音七三七改成七七七機型,因為七七七僅次於七四七,座位比七三七多,班班客滿,全是台商,飛機上都會巧遇許多熟人,筆者就曾碰上明碁電腦總經理李焜耀,他肯定已很富有,但依然只坐經濟艙。

上海浦東發展神速一九七九年改革開放以來,上海目前二十層 樓以上的建築超過三千棟,幾年前美國參議員看到上海,形容上海「簡直是個大工地」,如今上海依然是個進展神速的大工地,位於黃浦江邊的浦東,啟動才十年,從規畫、找人、找錢、找資源到建成啟用,以噴射速度完成,看見浦東就像一顆耀眼的鑽石,震懾人心。登上東方明珠那棟「大珠小珠落玉盤」 的特殊建築,盡覽上海,在二百一十九公尺高的圓形高塔遠眺時,透明玻璃上,還特別註明上海距離台北才六百七十公里,頗有如果三通直航,台北到上海才一個半小時航程的味道。上海也不是沒有缺點,例如現在空有硬體,但代表觀念、價值的軟體大致還沒有跟上來。但瑕不掩瑜,看見這個一千四百五十 三萬人口的大城,飛躍茁壯,正漸漸吸乾台灣,筆者著實緊張 。到大陸前,筆者回中南部觀察三天,發現中南部相當蕭條,遠非北部能比。回中南部前,到美國十天,如此旅程奔波一個月,台灣什麼都沒變,全民依然為核四的問題內鬥虛耗不已。

上海一群德國商人聽說筆者來看上海,他指著繁盛的上海說: 「No More Taiwan!」我聽了心裡一陣抽痛,怎麼連德國人都這樣說。正巧和筆者碰頭,考察過廣州、上海、北京的經濟部次長尹啟銘看過大陸那麼多地方,一想起台灣,他的心情也很沉重,不知如何說起。拜託阿扁總統,趕快派更多官員到大陸去看看,不只是兩岸經貿、不只是兩岸政策,台灣人怕台灣再成天搞核四、搞政治、搞選舉、搞公投下去,台灣會日漸在大陸 旁邊消失,奇蹟會變遺跡。


PS : 當我們一直以井底之蛙再看這天空時,世界離 我們越來越遠 .......


小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