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球評說,他是全美大學最佳控衛,明年 NBA 選秀會前五順位的當然人選。

有球迷說,他是本季 NCAA 年度球員的大熱門,能完成連 Tim Duncan 都作不到的事。

有教練說,他是夢寐以求的球場指揮官,關鍵時刻最適合擺在場上的一號球員。

他是威克森林大學的 Chris Paul,The Mayor。


雖然才大二,身高六呎的 Chris Paul 卻已是全美最閃亮的球星,上季瘋狂三月連續率球隊演出漂亮的最後一擊,暑假更帶領全美青年隊出征而勇奪金牌,因此各方讚美之詞不絕於耳。

但在隊友眼裡,不管外界對他包裹了多麼耀眼奪目的霓裳華衣,Paul 依舊保有謙遜努力的本質,就像他在家鄉父老口中傳頌的外號「The Mayor」,Paul 跟居民最需要的市長領導人一樣:說該說的話、作該作的事。

如果控球後衛的職責類似帶領市民走向康莊大道的市長,Paul 無疑具備率領隊友打造勝利藍圖的人格特質。


Paul 是北卡州的家鄉子弟,他高中最後一年平均拿下 30.8 分,是有名的家鄉英雄。任何觀看他在麥當勞明星賽送出十助攻或率隊奪得全美 AAU 賽事冠軍的人,都能瞭解他在當地球迷心中的份量從何而來。他居住的地方離威克森林大學開車只需十分鐘,常去觀看威克森林大學的球隊練習,跟球員與校內學生打下不錯交情。

因此去年秋天入學時,威克森林的學長們都很照料這個菜鳥:後衛 Trent Strickland 帶 Paul 一起上教堂、後場搭擋 Justin Gray 教他打電動、大二起就場場先發的控衛 Taron Downey 更把 Paul 當小弟弟一樣照顧,即使他必須把先發控衛的職務讓給這個小老弟。

不過真正讓 Paul 融入球隊的原因卻是他謙遜不自私的作風。Paul 在季前的練習與比賽中很明顯地多讓原控衛 Downey 與其他學長多發揮,甚至有點太過火,即使自己有跳投的大空檔依舊傳球,逼得教練 Prosser 有次不得不中斷練習跟 Paul 說:「威克森林再這樣下去就是四打五了。」,調整過後的 Paul 在接下來季初的連環硬仗中(包括印大與北卡)平均拿下 16.8 分與 8.3 次助攻,威克森林也正式成為他領軍的隊伍。

以新人之姿率領球隊在競爭激烈的 ACC 聯盟爭雄,面對其他頂尖控衛也毫不遜色,但 Paul 卻把功勞歸於甘於打替補而有穩定績效的 Downey,這也是「The Mayor」一貫得體的發言作風:「我不認為我作了什麼,這都是 Downey 的貢獻,他腦中只有勝利,雖然我是控衛,但他仍然是隊伍的領導者。」

威克森林的前鋒老將 Jamaal Levy 就說:「Paul 是與生俱來的謙遜。由於他從小就在這裡長大,常來這裡練習與比賽,當他正式入學後,我們不是將他視為帶著光環的高中球星,而是我們的一份子。」

在克服新人季中的撞牆期後,Paul 大一季末的表現讓他的評價持續上揚,他在去年三月兩次得到三十分、一次拿下二十九分,是隊伍三月份的得分王。同時在威克森林大學季後賽的四場比賽中平均送出 7.5 次助攻,助攻失誤比高至不可思議的五,還演出幾次可以寫入教科書的最後一擊。

第一輪對 VCU 時,在最後一分鐘雙方七十三打平的情況下,兩名防守者在罰球線附近包夾 Paul,Paul 穿過兩名防守者並突如其然地丟出一記穿越中間地帶兩名防守者的傳球,給籃下空檔的隊友 Levy 直接扣籃,奠定了球隊勝基﹔第二輪與曼哈頓大學拼到最後還是僵局,倒數時間的最後一波進攻,Paul 被兩名球員包夾,本想突圍卻滑倒,趕快叫出暫停,暫停後威克森林一開球馬上傳給外圍右翼的 Paul,敵方兩名防守者過來包夾,Paul 把握對方撲上來之前的一點空隙跳起轉身,球直傳禁區給空手切的空檔隊友,快速漂亮地完成最後進攻,就靠這球取得了勝利。

「我們就是給他球。」威克森林教練 Prosser 說:「只要這樣做,兩小時後球賽自然會有好結果。」,隊友說:「或許我們不該叫他「市長」(The Mayor)了,他應該當「總統」(The President)。」

於是整個新人球季結算下來,Paul 平均 14.8 分 5.9 助攻,打敗杜克的 Loul Deng(現芝加哥公牛)而獲選為 ACC 聯盟的最佳新人。許多教練認為如果在場上只剩最後一次進攻機會來挽回大局,Chris Paul 是全美最適合的指揮官。

季後暑假奧克拉何瑪大學教練 Sampson 接下篩選全美青年代表隊成員的工作,他第一個任務就是決定邀請哪名控衛,這時幾乎周遭的所有人都跟他推薦 Chris Paul。

於是 Sampson 打電話給 Paul,希望他擔任領導者的角色,並要求 Paul 跟其他代表隊成員建立良好關係,Paul 從此至少一週打給隊友一次電話,有時更多。

Paul 在代表隊比賽期間,平均上場時間、助攻數與三分球命中率都是全隊最高,美國隊順利以全勝戰績拿下金牌。除了球場上讓 Sampson 印象深刻的籃球技能,包含純熟的檔切執行與找尋空檔隊友以外,Paul 的場下作為更讓教練與隊友訝異,他會幫忙球隊經理提水跟行李,Sampson 認為 Paul 不只是好球員,更是一名善良熱心的學生。

美國隊出征歸來後,Paul 還參加了暑假由 Michael Jordan 舉辦的籃球研習營,第一天晚上分隊比賽時,親自下場的籃球大帝點選了 NBA 球員 Darius Miles 與 Quentin Richardson、杜克長人 Shelden Williams 與 Chris Paul 同隊。當比賽尾聲還需要一球才能獲勝時,Jordan 把球給 Paul 並要他執行最後一擊。Paul 說:「我真不敢置信。」,因為連 Jordan 在內的隊友都信任他的能力。


被稱為「The Mayor」,Paul 總是作對事、說對話的適體表現來自於他的家庭教育,同時也造就了他在球場上總是盡心盡力的作風。

Paul 的身體沒有刺青,耳朵也沒有穿孔,這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因為 Paul 的媽媽跟他說:「我是這家庭(除了父母,Paul 還有一個哥哥)唯一可以在耳朵戴裝飾物的人。」別的球員有時會取笑他,但 Paul 卻總能在球場用自己的表現免除同儕壓力卻又維持良好人緣。名招生分析家 Telep 曾就近觀察 Paul 很長的時間,他說 Paul 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地方,在於他不需打扮卻能讓街頭黑人族群接受。

「這是因為他真的會打球。」Telep 說:「而且他不自私,這使得大家樂於跟他打球,偉大的球員會將自己的一部分傳染給隊友,當他離開時,你會覺得彷彿已認識他很久,Paul 就是這樣的球員。」

Paul 始終是媽媽的乖小孩,現在還時常帶衣物回家讓媽媽清洗,每週日做完禮拜後,全家會一起吃飯,他每次主場出賽,觀眾席大約都有一百名親戚好友穿著「CP3」紀念 T-shirt(Chris Paul 的英文縮寫與背號)替他加油打氣。

不過雖然 Paul 有疼愛他的雙親與兄長,但對他影響最深的家庭成員,卻是他的祖父 Nathaniel Jones。

Jones 在北卡州獨住並開了一家黑人加油站,Paul 從七歲起,每年暑假都會跑去跟祖父一起住,每天幫忙提油桶跟擦車窗,原因不是他樂於勞力工作,而是他非常喜歡跟祖父在一起的時光。

祖孫倆暑假會一同早起,共享同一杯咖啡濃郁的滋味。而秋冬季時,Jones 會很早就將加油站關門,然後晚上去看愛孫 Paul 的比賽。每週日晚上他們會一起用餐並討論 Paul 比賽的種種。

「他不只是我的祖父,也是我最好的朋友。」Paul 這樣說。

兩年前(兩千零二年)十一月十四號,Paul 跟高中同學與朋友一起在體育館宣布:Paul 未來將加入家鄉球隊威克森林大學,全場觀眾高聲歡呼 Paul 的名字,Jones 高興的走進場中分享愛孫的榮耀,他將自己威克森林大學的棒球帽脫下,將它戴在 Paul 的頭上,兩人一起攜手離開體育館。

就在 Paul 高興宣布要加入威克森林大學的隔天,Jones 晚上六點關了加油站開車回家,當他抱起後座的雜貨袋下車後,五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忽然出現打劫,他們把 Jones 的皮夾搶走並毆打 Jones,有心臟病史的 Jones 當場舊病復發,倒在車棚裡,雜貨袋裡的水果散了一地,他閉上眼的最後一刻,可能腦海還浮現著愛孫 Chris Paul 在球場奔馳的身影。

Nathaniel Jones,死於無原因謀殺,享年六十一歲。

Paul 接到祖父死亡的消息,傷心的無以復加,Jones 死後隔天,Paul 有一場重要的比賽,未來威克森林的全體隊友都到場邊觀戰,但 Paul 卻再也無法在觀眾席看到祖父那熟悉的身影。他本來不想出賽,但他最後決定作一件特別的事情紀念他的祖父。

於是他開始瘋狂得分,前半場就得了三十二分,更可怕的是,他得分雖多,球隊的團體攻勢卻依舊平滑順暢,不因他特別的表現而顯得突兀,當比賽倒數兩分半鐘,他已經拿下五十九分,他這時加速切入,在對手犯規下拋射得分並獲得了加罰機會,計分版這時顯示了「六十一」這個數字,這是他祖父的年齡。

這時他距離打破全州高中單場得分紀錄已經不遠,但他知道自己的目標已經達成了:六十一,他相信在天堂的祖父已經知道了他要表達的意思,於是他在罰球線上把球筆直的向前扔,投了個空氣球,放棄打破紀錄的機會。下場哭倒在父親懷中。

祖父雖然看不到愛孫穿著威克森林黑黃球衣出賽的身影,但他卻留給 Paul 最溫暖的回憶。

「要勇敢將你的心展現在球場上。」Jones 以前總是這樣對 Paul 說。對 Paul 而言,比賽中的每次得分與助攻,每次運球移動,都是對祖父的回應。

也造就了今日的「The Mayor」Chris Paul。

以天生條件來說,Paul 的身材並不突出,他帳面身高只有六呎,體重也不過一百七十五磅,運動力雖出色卻不到傑出的地步,但他卻有一名控衛最大的本錢:決策能力(decision making),懂得何時該傳、何時該投,能將自己的攻擊能力融入團隊攻擊中,創造自己或隊友的得分機會。他有準確的三分外線(上季46%),卻更喜歡勇敢地攻擊籃框,懂得尋找空隙上籃,即使防守者比他高個數吋卻依舊能出手得分。上季他的整體命中率近五成,罰球也有八成四的水準,以大一生的標準而言,他的成熟度讓人咋舌。

因此 Paul 被評價為當今全美組織攻勢的第一人,由他操控的球隊攻勢會流露出滑順(smooth)的氣味。有球評說觀看 Paul 打球,彷彿正在閱讀移動的詩句,讓人心曠神怡。同時打快打慢、全場半場都有一手,在全場奔跑下能快速找到空檔隊友傳球得分﹔在半場進攻中也能利用檔切組織有效的攻勢。\r

Paul 各方面的技能都很不錯,即使在頂尖控衛齊聚的 ACC 聯盟依舊不吃虧,不是最快速或最強壯,卻是最聰明的。他的傳球能力稍遜於北卡的 Raymond Felton,但投射穩定性卻非對方所及﹔他的身材爆發力不如喬治亞理工的 Jarrett Jack,但卻有更好的控衛技能。全面性讓他被球評視為全美首席控衛,也是他選秀身價有前五順位的原因。

一名教練就說:「Chris Paul 沒有最傑出的運動力,也沒有最優異的彈跳能力,他也不是場上最快的球員,但他的靈活性、敏捷度、彈跳速度融合起來卻讓他成為一名出色的控衛,也有足夠的持球能力。最重要的是,他有「腦袋」,懂得如何扮演控衛的角色並提升隊友的能力。」

不過 Paul 還是有些問題,首先他的身高以職業層級來看是小號控衛,身體對抗性也不夠,遇到比他高壯的防守者會有麻煩,對方能在低位用肌肉單打他或是從他頭上投射。喬治亞理工的 Jack 就曾給他苦頭吃﹔上季瘋狂三月 Saint Joseph’s 的主控 Jameer Nelson(現奧蘭多魔術)雖然也不高,但也能用壯碩身材硬吃 Chris Paul。

另外他的手雖快、判斷力也很好,讓他去年成為 ACC 聯盟的抄截王與防守第一隊,但他的防守模式偏向賭博性,常因想要抄截而失去防守位置,讓對手把握機會切入,這些都是帳面上看不出來的,以對持球者的壓迫性而言,我認為他尚不及北卡身高相似的 Felton。這些都需要防守經驗的累積學習,Paul 必須懂得拿捏分際並真正貫徹盯死對手的心態。同時 Paul 的中距離變化性與穩定度也還有進步的空間。

還有不管如何讚美 Chris Paul,別忘了那是以低年級球員的標準來看,Paul 在大一剛開始時並不被球評認為有挑戰 NBA 的能力,但他瘋狂三月與暑假在美青代表隊的表現卻讓球探開始對他有極高的期望。因為一般而言,大學控衛在第二年常有明顯的成長,如過去 Texas 的 T. J. Ford(現密爾瓦基公鹿)。因此球探認為以 Paul 在大一超乎同儕(包括高中評價比他高的亞大控衛 Mustafa Shakur)的表現,配合兵強馬壯的威克森林大學,只要球隊戰績一路順風,Paul 自然會順勢進入 NBA。

但以這季季初來看,威克森林大學陣容雖平均整齊,但戰力尚未調整至顛峰強度,季前的期望有高估之嫌,Paul 的媒體光環也是壓力,始終才大二的他在對上伊利諾的敗戰裡有時也顯得過於急躁,Paul 必須繼續成長,才能讓威克森林重溫一九六二年後就不曾品嚐的四強美酒,這是即使一九九七年 Tim Duncan 在陣都辦不到的事。

而許多知名媒體球評(如:ESPN、TSN)之所以敢賭注在 Chris Paul 與威克森林身上,就在於「The Mayor」的人格特質。

Paul 不但說對話、作對事,而且勤奮努力,在去年跟 Nelson 放對吃虧後,他反覆觀看錄影帶分析,明白自己必須「多進重量訓練室、多瞭解辨識不同的防守陣式、多努力貫徹防守」,整個暑假都以這些目標鍛鍊,也加強自己的中距離。

而且我還從他身上看到了一些球評沒提過的東西,那是一種鬥志,也是傑出籃球員的條件。

在去年威克森林第一次跟 ACC 多年霸主杜克交手時,杜克大四控衛 Chris Duhon(現芝加哥公牛)與 Paul 的老少對決是賽前焦點,但威克森林最終落敗,Paul 在板凳席紅著眼眶,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模樣,場邊觀眾可能不明白,只不過是一場例行賽,一名新人被名滿全美的大四球星比下去也不是丟臉意外的事,何苦這麼傷心難過。

但對 Paul 而言,經驗不是敗戰的藉口,他對自己的要求之高可見一斑,而在第二次跟杜克交手時,Paul 攻守都表現精采,不但拿下二十三分八助攻並率領威克森林獲勝,也完全把 Duhon 比下去。

Duhon 賽後這麼說:「Paul 將來會是一名非常特別的球員。」

不過 Duhon 並不知道:Paul 所受的刺激不只來自於 Duhon。

當 Paul 率領威克森林與杜克第一次交手時,杜克神射手 J. J. Redick 在一次激烈攻守中摔倒到場外,Paul 立刻伸出手想拉 Redick 起身,但 Redick 卻拒絕了 Paul 釋出善意的雙手。

Paul 對 Redick 的反應感到受傷,他在賽後告訴教練 Prosser,跟杜克第二次交手時,Prosser 特地在賽前跟 Paul 提起這件事。

J. J. Redick,全美最佳射手與進攻球員之一,那場比賽最後只靠罰球拿下難看的兩分。

賽後媒體訪問 Chris Paul,想給他一個耀武揚威的機會。

但 Paul 只平淡地說:「我唯一會注意的數字,是威克森林的勝負。」

這就是「The Mayor」的標準答案。


小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avid00050
  • 說真的這季我沒有看過黃蜂的比賽..<br />
    但看完這篇文章後下次有黃蜂的比賽我一定要<br />
    看看"The Mayor"....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